歡迎進入成都金舟信和貿易有限公司官網!

AG娱乐开户新聞中心

新聞分類

產品分類

熱門關鍵詞

聯係我們

企業:成都金舟信和貿易有限公司

聯係人:楊經理

座機:028-855-99909

手機:139-080-75905

郵箱:2880135893@qq.com

地址:成都市武侯區佳靈路20號九  

地址:峰大廈16樓23--28號

網址:www.pampugna.com

茶具如何發展?成都商務禮品定製公司為您解答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茶具如何發展?成都商務禮品定製公司為您解答

發布日期:2018-11-30 作者: 點擊:

茶具如何發展?成都商務禮品定製公司為您解答。

  “美食不如美器”曆來是中國人的器用之道,從粗放式羹飲發展到細啜慢品式飲用,人類的飲茶經曆了一定的曆史階段。不同的品飲方式,自然產生了相應的茶具,茶具是茶文化曆史發展長河中重要的載體,為我們解讀古人的飲茶生活提供了重要的實物依據。

  茶樹發源於中國西南地區的雲南、四川、貴州一帶,漢代四川一帶的經濟已相當繁榮,飲茶在當時的士人生活日益凸現。王褒《僮約》中記載“烹荼盡具,酺已蓋藏”,明確提到烹茶用的茶具。三國張揖的《廣雅》記載:“荊巴間采茶作餅,成以米膏出之,若飲先炙令色赤,搗末置瓷器中,以湯澆覆之,用薑蔥芼之……”,說明當時的飲茶方式是先把茶餅炙烤一下,搗成茶末後放入瓷碗中,然後衝入開水,喝時還要加些蔥、薑等調料。

  唐·團餅茶·煎茶·南青北白

  唐代中期,茶葉種植麵積進一步擴大,從中國的西南一帶漸漸向長江、淮河流域北移,產茶區域的擴大,加上茶葉加工技術的改進,大大促進唐代茶業經濟的繁榮。正是在這種背景下,陸羽《茶經》問世。這是第一部係統介紹茶文化的專著,詳細介紹了茶的產地、生態、采摘、製造、加工、煮飲等,是茶文化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裏程碑。

  唐代是我國陶瓷發展史上的第一個高峰。白瓷出現於北齊,唐代的白瓷可與南方的青瓷相媲美,出現了“北白南青”共繁榮的局麵。當然,飲茶的興盛也進一步推動了唐代陶瓷業的發展。陸羽特別推崇越窯青瓷,越窯青瓷在有唐一代達到了頂峰,出現了青瓷史上登峰造極的作品——“秘色瓷”。陸羽認為茶碗“越州上,鼎州次,婺州次。嶽州上,壽州、洪州次。”並認為“越州瓷、嶽瓷皆青,青則益茶,茶作白紅之色;邢州瓷白,茶色紅,壽州瓷黃,茶色紫,洪州瓷褐,茶色黑,悉不宜茶。”當然,這隻是陸羽個人的觀點和看法。當代窯址考古發掘材料證明,除越州窯、鼎州窯、婺州窯、嶽州窯、壽州窯、洪州窯之外,北方的邢窯、曲陽窯、鞏縣窯,南方的景德鎮窯、長沙窯、邛崍窯在當時也大量生產茶具。

  唐白釉煮茶器:茶碾、風爐、茶釜、帶托盞唐白釉花口帶托盞

  宋·團餅茶·點茶·黑瓷

  宋代是茶文化發展的第二個高峰,茶葉種植區域進一步向北推進,茶葉產量也進一步提高,並出現了大量的茶文化著述,如宋徽宗趙佶的《大觀茶論》、蔡襄的《茶錄》、黃儒的《品茶要錄》、熊蕃的《北苑貢茶錄》等等。飲茶在宋代變得更加普遍,“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之說即形成於宋代。

  宋代的飲茶主要以點茶為主,煎茶為輔,在點茶基礎上升華為鬥茶、分茶和茶百戲。盞是宋人對茶碗的稱呼,由於宋人崇尚白色的湯色,因此宋代的黑釉盞特別盛行。黑釉盞以福建建窯產的兔毫、油滴、鷓鴣紋有名,建窯生產的黑釉盞底部刻有“供禦”、“進琖”字樣的,是進貢給宋皇室的禦用茶具。

  在建窯黑釉盞的影響下,江西吉州窯、四川廣元窯也大量生產民用黑釉盞。不僅在南方流行,北方的河南、河北、山西、山東等一些窯場也生產黑釉盞,定窯、磁州窯生產的黑釉茶具量也很大。湯瓶是點茶必不可少的茶具之一,其作用是燒水注湯。湯瓶的製作很講究,“瓶要小者,易候湯,又點茶注湯有準,黃金為上,人間或以銀、鐵、瓷、石為之。”黃金製作的湯瓶是皇室以及達官貴族才能使用的茶具,對於普通階層人士而言,瓷質湯瓶才是首選。

  從出土的宋代茶具來看,南、北方瓷窯都有生產此類瓷湯瓶,尤其是南方的越窯、龍泉窯以及景德鎮窯,湯瓶的數量更大。湯瓶的造型為侈口,修長腹,壺流較長,因為宋代注湯點茶對湯瓶長流要求極高。南宋著名畫家劉鬆年《鬥茶圖》中清楚地描繪了湯瓶的形製,呈喇叭口,高頸,溜肩,腹下漸收,肩部安裝很長的曲流,應是宋代湯瓶的真實寫照。

  宋代是我國陶瓷發展史上的第二個高潮,除享譽盛名的五大名窯官、哥、汝、定、鈞外,浙江的越窯、龍泉窯青瓷,福建的建窯、同安窯,江西吉州窯,北方的磁州窯均生產陶瓷,這些窯口大量生產不同類型的茶具,千年之後,我們借助這些陶瓷茶具可以領略當時飲茶之盛況。除了陶瓷茶具,宋代的金銀器和漆器製作也很發達,考古發掘為我們提供了不少銀製茶具以及漆盞托等茶具。窮奢極侈的宋代飲茶發展到元代已開始走下坡路,因團餅茶的加工成本太高,其加工過程中使用的“大榨小榨”把茶汁榨盡,也違背了茶葉的自然屬性,所以到了元代,團餅茶開始式微,唐宋時即已出現的散茶開始大行其道。宋龍泉窯青釉暗刻花湯瓶明·散茶·撮泡·瓷器和紫砂散茶的真正流行是明代洪武二十四(1391)以後的事,據《野獲編補遺》記載:“至洪武二十四年九日,上以重勞民力,罷造龍團,惟采芽茶以進。”由此“開千古茗飲之宗”,散茶於是轟轟烈烈地登上了曆史舞台。

  明代的散茶種類繁多,虎丘、羅岕、天池、鬆蘿、龍井、雁蕩、武夷、大盤、日鑄等都是當時很有影響的茶類,這些散茶不再需要碾羅後衝飲,其烹試之法“亦與前人異,然簡便異常,天趣悉備,可謂盡茶之真味矣!”陳師道記載了當時蘇、吳一帶的烹茶法:“以佳茗入磁瓶火煎,酌量火候,以數沸蟹眼為節,如淡金黃色,香味清馥,過此而色赤不佳矣!”即壺泡法;而當時杭州一帶的烹茶法與蘇吳略有不同,“用細茗置茶甌,以沸湯點之,名為撮泡。”

  其實無論是壺泡還是撮泡,較之前代更加簡便,而且還原了茶葉的自然天性。由於茶葉不再碾末衝泡,前代流行的碾、磨、羅、筅、湯瓶之類的茶具皆廢棄不用,宋代崇尚的黑釉盞也退出了曆史舞台,代之而起的是景德鎮的白瓷。屠隆《考般木餘事》中曾說“宣廟時有茶盞,料精式雅質厚難冷,瑩白如玉,可試茶色蔡君謨取建盞,其色紺黑,似不宜用。”張源在《茶錄》中也說“盞以雪白者為上,藍白者不損茶色,次之”,因為明代的茶以“青翠為勝,濤以藍白為佳,黃黑純昏,但不入茶”,用雪白的茶盞來襯托青翠的茶葉,可謂盡茶之天趣也。茶壺在明代得到很大的發展,在此之前有流、帶把的容器皆稱之為湯瓶,亦謂偏提,到了明代真正用來泡茶的茶壺才開始出現,壺的使用彌補了盞茶易涼和落塵的不足,也大大簡化了飲茶的程序,受到世人的極力推崇。雖然有流有柄,但明代用於泡茶的壺與宋代用來點茶的湯瓶還是有很大的區別,明代的茶壺,流與壺口基本齊平,使茶水可以保持與壺體的高度而不致外溢,壺流也製成S形,不再如宋代強調的“峻而深”。

  明代茶壺尚小,以小為貴,因為“壺小則香不渙散,味不耽擱,況茶中真味,不先不後,隻有一時,太早則未足,太遲則已過,似見得恰好一瀉而盡,化而裁之,存乎其人,施於他茶,亦無不可。”明代的茶具從材質上來講,以瓷器和紫砂為主。明代景德鎮瓷器在元代的基礎上得到進一步的發展,全國的製瓷中心轉移到景德鎮,燒製的青花、釉裏紅、青花五彩等瓷器在元代的基礎上得到進一步的改進,而明代仿宋代定窯、汝窯、官窯、哥窯的瓷器也很成功,特別是永樂朝燒製的白瓷,胎白而致密,釉麵光潤,具有“薄如紙,白如玉,聲如韾,明如鏡”的特點,時人稱之為“填白”,以“填白”釉燒製的茶盞,造型穩重,比例勻停。

  明代散茶的衝泡又直接推動了紫砂壺藝的發展。宜興位於江蘇省境內,早在東漢就已生產青瓷,到了明代中晚期,因當地人發現了特殊的紫泥原料(當地人稱之為“富貴土”)紫砂器製作由此發展起來。相傳紫砂是由金沙寺僧發現的,他因經常與製作陶缸甕的陶工相處,突發靈感而創作了紫砂壺。據周高起的《陽羨茗壺係》載,紫砂器製作的真正開創者應是供春,供春是明正德年間的學仕吳頤山的家僮,吳頤山在宜興金沙寺讀書時,供春在一旁侍讀,聰慧的他向金沙寺僧學習了紫砂製作技法,製成了早期的紫砂壺,供春遺留下來的紫砂作品廖廖,但他卻是宜興紫砂史上有名可考的第一人。明代的紫砂名家有董翰、趙良、袁錫、時鵬,其後時大彬成為一代名手,其製壺“不務研媚而樸雅堅栗,妙不可思。”,因時壺“大為時人

  寶惜”,當時就有人仿製時壺。時大彬後還出了不少名家,如李仲芳、徐友泉、陳用卿、陳仲美、沈君用等等,紫砂在明代得到極大的發展。因紫砂土質細膩,含鐵量高,具有良好的透氣性和吸水性,用紫砂壺來衝泡散茶,能把茶葉的真香發揮出來,無怪乎文震亨在《長物誌》中提到:“茶壺以砂者為上,蓋既不奪香,又無熟湯氣。”因此紫砂壺一直是明代及以後茶壺的主流。到了清代,傳統的六大茶類如綠茶、紅茶、烏龍茶、白茶、黃茶、黑茶已全部形成,茶葉的內銷及外銷都達到曆史上的高水平,各地茶館林立,民間喝茶更加普遍,茶真正走向世俗化,由此社會對茶具的需求量也大大提高。明陳用卿款紫砂壺清代·散茶·撮泡·青花粉彩與紫砂清代飲茶習俗與明代無異,因此茶具基本上是明代的延續和發展。

  清代景德鎮瓷窯在明代基礎上進行了改革和創新,除了生產傳統的青花、素三彩、釉裏紅、鬥彩等瓷器外,還新創了粉彩、琺琅彩等新品種。特別是乾隆一朝,新創了集各種工藝於一體的陶瓷,並能生產仿木紋釉、仿石紋、仿青銅彩、仿綠鬆石釉的瓷器,把中國陶瓷工藝推向曆史的新高峰。康、雍、乾三朝皇帝都喜飲茶,曾在宮中多次舉行茶宴,宴請文武百官,場麵宏大,景德鎮瓷窯生產大量茶具來滿足宮廷飲茶的需要。宮廷飲茶講究排場,而民間飲茶則率性隨意,茶具也多了幾分野逸之氣。清代民用陶瓷茶具的造型更加活潑,紋飾則更加生動。各地由於飲茶習俗不一,而形成了頗有地方特色的茶具。

成都商務禮品定製

  蒙古族、藏族地區喜歡奶茶酥油茶,其地流行癭木奶茶碗、鎏金銀質茶具。而閩、粵潮汕一帶則善烹功夫茶,喝功夫茶則有專門的茶具,稱之為“潮汕四寶”——風爐、玉書煨、孟臣罐、若琛甌。紫砂茶具仍是清代茶具的重要分支,經過明代的初步繁榮,清代紫砂茶具又一次迎來了新的創作高峰。如果說明代紫砂壺尚嫌粗樸的話,清代紫砂製作工藝則大大提高,其泥料細膩,製作規整,出現了像陳鳴遠這樣的大名家。嘉、道以後,文人雅士相繼加入製壺工藝,使紫砂茶具的人文內涵大大提高。“西冷八家”之一的陳鴻壽與一代名手楊彭年合作的曼生壺成為文人壺的典範。此外,郭頻迦、朱堅、瞿應紹、梅調鼎等文人也紛紛加入紫砂茗壺創作行列,他們以紫砂為載體,發揮其詩、書、畫、印之才情,為後人留下了不少精美絕倫的紫砂藝術品。

  除陶、瓷、金屬茶具外,竹、木、牙、角等各種材質在茶具上的運用也是清代茶具異彩紛呈的特點之一。椰殼雕工藝在我國很早就運用了,但大量用作茶具則是清代以後的事,清代的茶碗、茶杯、茶壺由椰殼鑲拚而成,並且在椰殼上雕刻紋飾,製作工藝十分精美。木胎貼簧工藝製作的提盒可用來放置茶點,便於外出郊遊時攜帶。此外象牙製作的茶則、翻簧的茶壺桶、黃花梨茶壺桶、銀胎鏨琺琅茶盞、銅胎畫琺琅提梁壺等等,把清代茶具演繹得更加多姿多彩。從茶具形製上講,除茶壺和茶杯以外,蓋碗是清代茶具的一大特色,蓋碗一般由蓋、碗及托三部分組成,象征著“天地人”三才,反映了中國人器用之道的哲學觀。

  蓋碗的作用之一是防止灰塵落入碗內,起了有效的防塵作用;其二是防燙手,碗下的托可承盞,喝茶時可手托茶盞,避免手被燙傷。清代茶具的多樣化還體現在茶托形狀的變化上,茶托早出現在兩晉南北朝時,從出土的青瓷盞托可見南朝時越窯就已生產茶托了。清代的茶托品種豐富,花樣繁多,有的因製成船形,稱之為茶船,還有十字形、花瓣形、如意形等等。清粉彩折枝牡丹紋茶壺清青花詩文茶壺煮茶茶具的改進古人飲茶之前,先要將茶葉放在火爐上煎煮。在唐代以前的飲茶方法,是先將茶葉碾成細末,加上油膏、米粉等,製成茶團或茶餅,飲時搗碎,放上調料煎煮。煎煮茶葉起於何時,唐代以來諸家就有過爭論。如宋歐陽修《集古錄跋尾》說:“於茶之見前史,蓋自魏晉以來有之。”後人看到魏時的《收勘書圖》中有“煎茶者”。

  所以認為煎茶始於魏晉。據《南窗記談》“飲茶始於梁天監(公元502年)中事。”而據王褒《憧約》有“烹茶盡具”之語,說明煎煮茶葉需要一套器具。可見西漢已有烹茶茶具。時至唐代,隨著飲茶文化的蓬勃發展,蒸焙、煎煮等技術更是成熟起來。據《畫謾錄》記載:“貞元(公元785)中,常袞為建州刺史,始蒸焙而研之,謂研膏茶,其後稍為餅樣,故謂之一串。”茶餅、茶串必須要用煮茶茶具煎煮後才能飲用。這樣無疑促進茶具的改革,而進入一個新型茶具的時代。從中世紀後期來看,宋、元、明三代,煮茶器具是使用一種銅製的“茶罏”。據《長物誌》記載:宋元以來,煮茶器具叫“茶罏”,亦稱“風罏”。

  陸遊《過憎庵詩》日:“茶罏煙起知高興,棋子聲疏識苦心。”依此說,宋陸遊年間就有“茶罏”一名,元代著名的茶罏有“薑鑄茶罏”,《遵生八箋》說:“元時,杭城有薑娘子和平江的王吉二家鑄法,名擅當時。”這二家鑄法主要精幹罏麵的拔蠟,使之光滑美觀,又在茶罏上有細巧如錦的花紋。“製法仿古,式樣可觀,”還說“煉銅亦淨……或作。”實指鍍金。由此可見,元代茶罏非常精製,時至明朝,社會也普通使用“銅茶罏”,而特點是在做工上講究雕刻技藝。其中有一種饕餮銅罏在明代華貴。“饕餮”是古代一種惡獸名,一般在古代鍾鼎彝器上多見到這種琢刻的獸形。是一種講究的琢刻裝飾。由此見到,明代茶罏多重在仿古,雕刻技藝十分突出。中國中世紀後期,除了煮茶用茶罏,還有專門煮水用的“湯瓶”。當時俗稱“茶吹”,或“銚子”,又有“鐐子”之名。早中國古人多用鼎和鑊煮水。《淮南子·說山訓》載:“嚐一臠肉,知一鑊之味”高誘注:“有足日鼎,無足日鑊”。(明清時期,中國南方一些地區把“鑊”叫鍋。)從史料記載來看,到中世紀後期,用鼎、鑊煮水的古老方法才逐漸被“湯瓶”取而代之。

  過去一些作家認為,中國約在元代出現“泡茶”(即“點茶”)方法,因此元代煮水器具為之一變(指改製用湯瓶)。但據筆者所收集的史料來看,煮水用瓶在南宋就存在了。這裏順便摘引兩條史料為據。南宋羅大經《鶴林玉露》有記載說:“茶經以魚目、湧泉、連珠為煮水之節,然近世(指南宋)淪茶,鮮以鼎鑊,用瓶煮水,難以候視,則當以聲辨一沸、二沸、三沸”。依羅大經之意,過去(南宋以前)用上口開放的鼎、鑊煮水,便於觀察水沸的程度,而改用瓶煮水,因瓶口小,難以觀察到瓶中水沸的情況,隻好靠聽水聲來判斷水沸程度,《鶴林玉露》又說:“陸氏(陸羽)之法,以末(指碾碎的茶末)就茶,故以第二沸為合量下末。”陸羽是唐朝人,是《茶經》的作者,被認為是中國唐代茶文化興起的奠基人。這樣一個茶家煮水都使用“鑊”,足可說明唐代還未曾使用“湯瓶”。

  又據宋代文學家蘇軾在《煎茶歌》中談到煮水說“蟹眼已過魚眼生,颼颼欲作鬆風鳴……銀瓶瀉湯誇第二、未識古人煎水意。”蘇軾的這段詩詞可以作為宋以來煮水用“湯瓶”的又一很好的例證。明朝,淪茶煮水使用“湯瓶”更是普遍之事,而且湯瓶的樣式品種也多起來。從金屬種類分,有錫瓶、鉛瓶、銅瓶等。當時茶瓶的形狀多是竹筒形。《長物誌》的作者文震亨說,這種竹筒狀湯瓶好處在於“既不漏火,又便於點注(泡茶)”。

  可見湯瓶既煮水又可用於泡茶兩種功用。明代同時也開始用瓷茶瓶,可是因為“瓷瓶煮水,雖不奪湯氣,然不適用,亦不雅觀。”所以實際上,明代日常生活中是不用瓷茶瓶的。明朝“茶瓶”中還有奇形怪狀的作品。見《頌古聯珠通集》“一口吸盡江南水,龐老不曾明自己,爛碎如泥瞻似天,鞏縣茶瓶三隻嘴。”明朝竟有三隻嘴的茶瓶,稀奇到了脫離生活實際的地步。無疑,這種怪異茶瓶隻能作為收藏裝飾物,僅此而已。


本文網址:http://www.pampugna.com/news/367.html

關鍵詞:成都商務禮品定製,成都商務禮品定製公司,AG娱乐开户

最近瀏覽:

  • 在線客服
  • 聯係電話
    13908075905
  • 在線留言
  • 在線谘詢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係。
    姓名
    聯係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郵箱
    郵箱
    地址
    地址